兩人各自陷入沉思誰也沒說話,頓時間,病房裡只剩下機器傳來的規律心跳聲,讓兩人安靜的時間再變得更長些。

許久,胖子先行拉回思緒,起身再次拍拍他的肩。「總之你自己小心點,要是真有什麼麻煩,就立刻告訴我,多少還能前去幫忙,就算是撐場面也能不讓你太過難堪。」

「……」難看?是指他被綁在架上供路人觀看那件事嗎?

雖感動他的情意相挺,但吳邪還是忍不住瞪了他一眼。「行,有麻煩我一定把你拖下水。」

胖子揍了他一下,沒多說地就離開病房。

人一走遠,這半大不小的病房裡頓時顯得更加安靜了。

吳邪本是盯著關起的門,恍神且發著呆,直到他清楚聽見張起靈的呼吸聲,這才拉回思緒,轉頭看向病床上的他。

不知是否太深刻難忘,只要一看見人,他就想起自己被壓在下方,緊抱不放的感覺,害得他現在只想問,不顧一切的救自己值得嗎?

事後可能怕再有人來,顧不得身上有傷,硬是要自己先逃命去。現在看來,算是欠他一命了。

※ ※ ※

由於他和張家幫的關係,所以在醫院的這段時間,他僅和試圖救他的潘子聯繫,告訴他張起靈受傷,不過也說了在自己離開前,希望他別出現,不然一定又引來其他不必要的麻煩,可能還會誤認自己傷了他們的幫主。

這也是他頭一次在醫院待最久的時候,吃住都在這,但他適應得快,對他來說問題不大,唯有等人清醒才是最難熬的。

醫生說他命大逃過一劫,子彈雖從他背後射入穿過身體,但沒傷及內臟,自然也就沒生命危險,只有他失血過多這事,可能得昏迷幾天才會醒。

幾天……現在也已經是第五天了,要不是他看醫生一副毫不擔心的樣子,只怕他會開始緊張人有可能一覺不醒。

他這種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害得張家幫幫主重傷不起,怕是唯一會幫自己的潘子也無法原諒自己。

守了一天,吳邪有些疲累地躺在一旁長形沙發椅上,打算閉上眼想小睡一下。

幸好這間貴賓級的病房樣樣設備都好,在這睡上多天也不會腰酸背痛。

閉上眼之前,他直覺地再往前方病床上看去。

人好好地躺在床上,心跳聲也持續有規律地跳著,沒什麼太大問題。

雙眼正要閉上,驀地,他看見了什麼,用力拉下醫生給他的被單,坐起身直瞪著床上的人。

他……他醒了!?

吳邪不敢置信地看著床上同樣轉頭望著自己的張起靈,半刻,衝近床旁確認。

「你……」回視他虛弱但有神的雙眼,再次確定人從昏迷中清醒過來。

先是震驚到不敢置信,現在是掩不住內心的喜悅,吳邪輕握住他放在身側的手。「太好了,你總算醒了,我就怕你這麼一睡不醒。我現在立刻叫醫生來。」說完,就要奔離床旁去打病房內電話通知。

張起靈用力抓住他的手。

吳邪停下動作,低頭納悶看著他。「小哥?」

張起靈拿起臉上的氧氣罩,想說話卻因喉嚨乾澀而發不出半個音。

見狀,吳邪連忙從桌上倒了杯水,撐起他上半身讓他慢慢喝下。

「你醒來就好,要再不醒,潘子都要去找醫生算帳了。」

張起靈喝光杯裡的水,半躺在病床上,一雙眼直看著他。「我睡多久了?」聲音有些沙啞,但聽得出精神還不錯。

吳邪聞言,在心裡默算了下。「整整五天。可能是你失血過多的關係,醫生本說三天你大概就會醒,沒想到一睡就睡了五天。」

五天……

張起靈低頭看了眼自己的身體,隔著被子用手撫碰受傷的地方,五天前的所有事全浮現在腦海中。

他想起自己跑去當鋪,想知道那傢伙的狀況,也想知道他再看見自己時,是否會嚇破膽,可沒想到所有一切全出乎預料,他不僅不害怕自己的出現,反還對自己怒罵了好一會,本只是帶著看好戲的心頓時有了想殺了他的念頭,但也僅是一下下,完全沒打算要真的殺了他。

「小哥,你現在感覺如何?傷口還會痛嗎?」吳邪在旁關心問著。

張起靈拉回思緒,轉頭再看了眼身旁的他,微微地搖頭後就沒再說話。

雖然只看到這麼一下下,但他非常肯定,找上門的的確是裘德考的手下。只是他仍想不懂,那老傢伙派人去當鋪究竟為了什麼?

要錢嗎?還是想要那間店?

吳邪在旁等了好一會兒,見他似是沒打算回答自己,撇撇嘴退到一旁。「還以為你得再睡上好幾天才有可能醒來,不過還好,沒真的昏迷太久時間,我也能早點回去休息。」

「現在?」張起靈突地問了一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湘已(晰) 的頭像
湘已(晰)

腐無限擴延

湘已(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