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

吳邪愣了下,沒多想地快速翻閱了下本子的內容,有些部分寫得很完整,有的則簡單記著,對沒前去倒斗的他來說,其實看不太懂。

不過既然說了要他看,就代表本子裡有什麼是想讓他知道的吧?

再翻了好幾頁後,突然,他在最後幾頁的地方發現了幾行眼熟的字,瞪大眼仔細一看,發現上面寫著的是自己的名字和他所住的地址以及能聯絡到他的電話。

頓時間,他震驚得說不出話,低頭來回看著本子和悶油瓶,腦中滿是這些文字被寫下的真正目的。

「如果真再次忘了,我會有知道你的方法,知道該去哪。」悶油瓶淡聲說道,將他手中的筆記本翻至最後一頁,上面貼著僅筆記本一半的彩色相片。

吳邪瞪大眼看著照片中的自己,幾乎不敢相信這照片和文字是他所寫所貼,而這一切就只為了在下次失憶能順利找到自己?

感覺貼心,卻也有股難以言喻的情緒在心底蔓延。

吳邪強忍著內心激動的情緒,緩慢將本子闔上,故作平靜地還給他,淡笑道:「寫得這麼清楚,的確不怕你再忘記,就算忘了也知道怎麼回來。」外加能辨別自己的照片,他該感到高興才是。

只是在失憶的情形下看見陌生人的照片,會覺得疑惑吧?

悶油瓶看了他一眼,拿過他手上的本子放回到櫃上。「醫生說不能保證不會再發生,所以得做好些準備。」

準備?所以寫上那些?

「不過好像還不夠?」

吳邪一怔。不夠?不然還要寫些什麼?

「可能還得再加上那本子。」

吳邪表情一變,嘴角若有似無地抽動了下。「什、什麼本子?」

這一問,悶油瓶反噤聲不語,僅凝視他一會,便把頭轉往一旁,看著半空中的空氣。

他的轉頭,讓吳邪變得更緊張些,把頭轉往和她同個方向,視線卻是在一旁角落的矮櫃。

由於本子上記載的事太過私密,為了不讓人看見,他特地放在那上鎖的矮櫃上,並藏起鑰匙,讓人無法打開,應該不可能被人拿出才是。

他心驚地想著,轉回頭,意外對上悶油瓶直視的雙眼。

「要睡了嗎?」

吳邪心一跳,臉上不自然擠出僵硬的笑。「睡?你……想睡了?」那本子呢?到底是什麼?

才問出,他還來不及深想,悶油瓶驀地將手一伸,按住他頸項用力一拉,緊緊封住他的唇。

突然的狀況讓吳邪一時反應不及,只能任由他繼續吻著自己。

悶油瓶翻身將他壓在身下,親吻著他的同時,雙手迅速脫去他衣服,更直接往他敏感的方向撫去。

「小——」吳邪低喊一聲,慌忙扯住要被脫去的褲子。「小、小哥,我還沒洗澡……」

悶油瓶睇了他一眼,忽視他請求的語氣,一把拉下他褲子,伏下身含著他尚未有反應的分身。

「小哥!」吳邪慌忙地想拉起他,但才碰上他頸肩,就已難耐得無法動作,只能抓住他的頭,大口喘氣試圖制止他。

自在一起後到現在,兩人親熱的次數早已算不出,可從沒一次悶油瓶以嘴來碰自己的分身,就連自己都不曾這麼對他做過,現在突然來這招,要他如何反應?

「小哥……不要啊……」快克制不住被激起的情慾,吳邪咬牙抓住他耳朵,想以此來制止他的行為。

悶油瓶沒任何停頓地輕鬆撥開他的手,將頭埋在他雙腿間,竭盡地取悅他。

這經驗的確從未有過,但不代表不能有第一次。

「啊……」吳邪耐不住地低吟出聲,一連的刺激下,他幾近頻臨爆發中。

就在他忍耐不住之際,悶油瓶在他發洩出炙熱的白濁時,迅速退開閃過,直看著在自己的挑逗下,那噴至腹部和胸膛上的溫熱液體。

情慾高漲過後,吳邪大口喘氣的同時,不忘垂眸看著下方的悶油瓶,是尷尬也是疑惑地看著他。

這是在表示什麼吧?因為即將準備離開嗎?還是間接表示他不會再忘了自己,包括他們倆之間的關係?

吳邪納悶想著,正想是否該開口詢問時,突然,坐著不動的悶油瓶伸手抹去他身上的精液,直接抹近他的後穴中,並用那奇長的手指快速在他體內抽動。

頓時間,吳邪倒抽口氣,才稍稍平緩的情緒再次被挑起,難耐地仰頭喘息。

「小哥……」

擴張的動作沒做太久,悶油瓶早已迅速脫去身上的衣服,再次以身壓住他,吻上他微張的雙唇。

這一刻像是回到兩人正常的歡愛順序,在感覺到一切準備就緒時,悶油瓶一個用力挺身,將炙熱的硬挺全數埋進他體內,沒做任何停留地開始衝刺,每一次都頂在他體內的敏感點上。

這算是離去前的最後纏綿嗎?

體驗從未有過的刺激,讓他能在這一、兩個月內不斷想著這件事?

但他可不想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湘已(晰) 的頭像
湘已(晰)

腐無限擴延

湘已(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