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玉佩一看就知有幾百年的歷史,且雕工精細,以簍空的方式雕刻著一隻鴛鴦及些許花草。

「這是個好東西啊。」我驚喜喊著,連忙拿到悶油瓶面前。「小哥,你瞧瞧,這玉佩看來極為不錯,拿到黑市上賣能賺不少錢吧?」

「這是定情物。」

我聞言一怔,轉頭看他,見他正把那只青銅瓶放進用來裝古物的背包中。

「定情?應該不是吧?」放在這裡最多就只是陪葬物,哪可能是什麼定情物?

我才想著,悶油瓶突然伸手比了比玉佩下方一個看來有些破舊的暗黃色東西。「這是信,拿下看看。」

信?

我輕碰了碰那看來像破布的東西,發現這泛黃的破布是刻意讓人綁在玉佩下方的綴飾上,但因為時間有些久遠,這布變得有些脆弱,只需使力輕輕一扯,便會立刻裂開。

「刻意綁在這上面,該不會是想讓誰看吧?」我不住在嘴邊嘀咕念著,小心翼翼地解開破碎的布,攤開一看,果真在上面看見了幾個字。

『前世未了的情,來世投胎再續,以此定情物為憑。』

果然……還真是定情物……

悶油瓶是怎麼知道的?他早看過信的內容了?看完之後再綁回去?會不會太費事了?

不過話說回來,既然他能事先在這放了東西,自然也能先看過這信的內容,可就是這一連串的行為讓人覺得怪異。

我轉頭狐疑地望向悶油瓶。「小哥,你來這不止一次了吧?現在特地再來,不嫌太多嗎?」

悶油瓶回看了我一眼,沒說話地別過頭繼續整理其他東西。

見他似是不打算回應我的問題,我也沒再等地繼續檢視手上的玉佩,同時轉頭看另一只棺上的玉佩,上面同樣也綁著泛黃碎布。

一樣的玉佩,一樣的布,裡面肯定寫著相同的字。

雖早知道這兩者相同,但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也解開了另一個綁在玉佩上的信,上面字句相同,筆跡也相同。

難怪悶油瓶會說這是定情物,刻意放在棺材上,還留下信,再笨的人也能看得出來。不過,最笨的還是躺在棺材裡的兩人吧?

來回看著疑似同一人寫下的信,我不住地笑道:「這兩人是傻昏頭了吧?這種事根本不可信,死了的兩個人怎可能來世再碰面?再說,投胎轉世什麼的一點根據也沒,若是一切都不可能,辛苦做這些不就白搭?反還讓盜墓人把這貴重東西給拿走。」說著,我已經在琢磨著能從這玉佩上賺多少錢。

雖說已經知道這是墓室主人刻意留下的定情物,偷走就顯得有些不太公道,不過與其留在這讓別的盜墓人拿走,倒不如我順便一起帶走。

突然,我覺得這件事也不是這麼愚蠢了。定情物、定情物……既然要以此物定情,就得想法子把這東西給轉到外面流通才是,不然怎可能再轉到這兩個有緣人身上?

想著,我就打算把這東西給收起帶走,但才轉過身,悶油瓶已先走至我身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湘已(晰) 的頭像
湘已(晰)

腐無限擴延

湘已(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