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拿走這東西?」

「當然!」我答得理所當然,直接就往一旁用來裝古物的袋子走去。

就在我小心地要收起這兩個玉珮時,悶油瓶猛的拉住我的手。

「你真要帶走?」

我聞言一怔,直覺地低頭看了看手上的東西。「怎麼了嗎?這東西不能帶走嗎?」

「定情物。」

定情物?

我抬頭盯著他好一會,想不懂他的意思,也等不到他再開口,站起身再問:「是有什麼顧忌嗎?還是有人在這上面動手腳?」難不成像之前碰上的怪東西,帶出去後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他們會找不到。」

「……」找不到?什麼意思?擔心墓裡面的兩人投胎後找不到東西,沒辦法再次相遇?

見他一臉認真地回看著我,突然間,我忍不住大笑出聲。「小哥,你不會相信這種事吧?什麼投胎轉世再續情緣,這聽來就很荒唐,也根本不可能啊。」

「沒什麼不可能。」悶油瓶淡聲回道,伸手拿過我手上的玉珮,扯下上面的破布,直接放進包包內。

說歸說,他也不反對我拿走這玉珮。

我暗吋著,站在原地看著他把墓裡所有值錢的東西都收起,動作看來格外熟捻,再次引起我對他和這墓室之間的關係。

他若是早知道這地方,怎不在之前就把東西給拿走,怎還特地帶我來?

難不成真只是帶我來這打發時間?

「今天在這睡上一晚,明天一大早出發,若順利,入夜前就能離開。」確定該帶的東西都帶了,悶油瓶直接拿出我們過夜用的睡袋。

我驀地回神,看了眼他攤平放在地上的兩個睡袋,走至他面前坐下。「嗯,聽你的。我們這趟出來時間不長,可也收穫不少,一定能替店裡傳來不少錢。」

悶油瓶面無表情地回看我,自顧地鑽進睡袋,似是打算要睡了。

現在時間不算早,也該是要準備睡覺的時候,但不知怎地,一來到這目的地,再看見一旁兩口破舊的棺木,所有的睡意頓時沒了,完全睡不著。

但既然一大早就得動身,現在說什麼都得趕緊躺下睡覺。

沒多想地,我也跟著鑽進睡袋,可因為睡不著,翻來覆去了好一會兒,不住地再想起這墓室主人特地留下的定情物。

「小哥,他們說來世要再續情緣,這種事你相信嗎?」盯著灰黑的天花板,我低聲問了問身旁的悶油瓶。

可能從沒想過這件事,現在碰上了,也就顯得有些難以理解。

跟著三叔倒斗也有好些時間,由人變成的鬼怪更看得不少,我就沒能從中體會什麼投胎轉世,只想著只要不給別人添麻煩就好,怎麼也不可能想到來世再見這種事。

就像我和悶油瓶,我們現在算在一起,關係密不可分,可我也不會想到死掉後再和悶油瓶一塊的事。

「信。」

我一怔,轉頭看他。「你相信?」

「沒什麼好不信的。」他淡淡再道。

是啊,沒什麼不能相信的,這我也該知道才是,就像在倒斗前,誰知道會碰上這麼多奇怪的東西,還親眼看著好幾個同伴遇襲死去。只是……

那和這不能相比吧?

我思索著,直覺開口:「我倒覺得有些可笑。」

「睡吧。」悶油瓶不打算再和我說下去,閉眼立即入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湘已(晰) 的頭像
湘已(晰)

腐無限擴延

湘已(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