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哥……」

聽見我走進的聲音,悶油瓶戒備地睜開雙眼,本躺著的姿勢也急著欲坐起。

「別,別起來!」我連忙上前壓住他,慌忙道:「你傷的不輕,能躺著就盡量別動,免得在弄裂傷口。再說,你的藥也還沒熬好,不如趁這時候多睡點,等好了我再叫你,到時順便用晚膳,如何?」

悶油瓶沒說話地看了我一眼,但明顯接受了我的提議,放鬆後閉眼繼續休息。

在這種情況下,他不可能真的睡著,我也不可能繼續打擾他,這買好的藥,怕是只能晚點再給他了。

沒多想地,我轉身離開臥房,在踏出房門口之際,我不住地轉頭回看他。

從我出去買東西到現在,這悶油瓶竟還留在這沒離開,看來他對我算是真的信任,不至於趁我不在時逃跑,或擔心找人來抓他。

要知道,他這通緝一年多的盜賊可價值不少錢,用這筆錢過下半輩子一點問題也沒,就可惜我不會真這麼做,那樣太沒誠信了,我也不想壞了和他的關係。

不過話說回來,我發現這悶油瓶要比想像中還來得容易了解。我們雖才相處幾個時辰,話更沒說上幾句,但現在只需看上一眼,就能知道他心裡的意思,無需多問半句。

對一個話少的人來說,這是再好不過的事情,至少不必太費心去猜。

「你留我在這,不會出問題嗎?」

聞聲,我正在倒藥的手突然抖了一下,猛地抬頭,發現本該在房裡休息的悶油瓶不知何時來到廚房裡。

「小哥?」見他面色仍不太好,我嘆了口氣,皺眉道:「你的傷可不輕,實在不宜四處亂走。」一頓,我將熬好的藥端至他面前。「也罷,正巧藥也熬好了,既然你醒來,就順便把這藥給喝了吧?喝完趕緊吃飯,我買了不少肉讓你補身,對你傷口復原有幫助的。」

悶油瓶沒多想地直接把藥接過,垂眸朝漆黑的碗內看了眼,慢慢喝下。

我趁這時把所有裝盤的食物拿到廳裡的桌上,擺碗時順口說:「這酒樓的烤雞是出了名的好吃,但就是價格不便宜,我平日可捨不得買,這次算沾了你的福,能吃上這一回。」他一坐下,我立即拔了隻雞腿放入他碗中。

「留我在這,不會出事嗎?」悶油瓶開口重複再問。

我坐下後,用力咬下另一隻雞腿上的肉,滿足地咬了好幾口才嚥下。「這裡就我一個人住,能出什麼事?」

「不會被發現?」

我望向他,張嘴再咬下好幾口雞腿肉。「我平時鮮少和誰來往,旁人要想知道我家多了個人應該不太可能,我也不會笨得主動去說,怎麼想都不太可能有人知道。」

「你用不著如此。」拿起碗裡的肉,悶油瓶也吃了起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湘已(晰) 的頭像
湘已(晰)

腐無限擴延

湘已(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