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著再普通不過的衣裳,我一路避開人群,總算來到這位於城鎮偏僻角落的當鋪前。

來這的路上我本還想,當值巡城這麼久的時間,怎麼會不知道這地方還有一個當鋪,原來是這當鋪刻意隱身於巷內,若非悶油瓶告知這地方,只怕我還找不到這。

看了眼當鋪門上的當字,我下意識往懷裡一摸,碰了碰藏在衣裡的畫。

早上出門前我特地再問了問悶油瓶,問他是不是真要我把這畫拿來當?

可他或許看出我的擔心,只說一切沒問題就沒再說了,讓我不知該怎麼再問下去。

不過既然說了沒問題,就代表這畫非賣不可,幸好這城裡的每一處我還算熟悉,不怕被認識的人看見我來這。

沒再想地,我上前敲了敲緊閉的房門,沒一會兒時間,一名穿著打扮像店小二的人前來將門打開。

「你是……」

「當東西。」

「王盟,是誰?」屋裡的人出聲詢問。

我直覺透過開啟的門縫往店內看去,那位名喚王盟的人也同時轉頭回道:「來當東西的。」

屋裡頓時安靜一會,而後才有人再出聲說話。「讓他進來。」

直到這時,王盟才退開讓出路來,我進去後,就想找剛才說話的人,能在店裡指使人,一定就是掌櫃了。

這當鋪不大不小,店內的擺設極為簡單,我朝櫃內看去,雙眼驀地瞪大,不敢置信地伸手直指著眼前的人。

「你、你……你不是……」

「小三爺!?」櫃檯內的人迅速衝了出來。「小三爺!?你怎麼來這了?你、你是怎麼知道這地方的?」

「我?」我驚詫地看著他。「我才想問你,你不是跟著我三叔做事嗎?怎跑到這裡來了?難道你就是這當鋪的掌櫃?」

潘子連忙搖頭。「不,我不是掌櫃,我是受命來這盤點東西,兩天後就得離開。小三爺你呢?你是怎麼知道這地方?我記得吳家大爺說過,不讓你碰家裡的那些事,怎麼……」

「我沒做什麼事,我只是受人之託,拿東西來這當。」我將手伸入衣襟內,就想把畫給拿出,可再想起悶油瓶交代的話,動作頓時停下。

潘子雖不是掌櫃,可他是三叔的心腹,算得上是自己人,拿給他應該不成問題,就算無法賣,也不至於反過來害我。

「我昨天救了一個人,他讓我拿這東西來來典當,說是只能交給掌櫃……等等,這間店的掌櫃不會是我三叔吧?」

「不是,這間店和三爺沒關係。」潘子將畫接過,攤開後草草看了眼,則再道:「小三爺你在這等著,我讓掌櫃的出來和你談談。」說完,他隨即走進位在角落的房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湘已(晰) 的頭像
湘已(晰)

腐無限擴延

湘已(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