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以前沒帶電話的習慣,這也是我們在一起後才開始有的習慣,只為了讓我方便找他。

依伴侶的關係來說,他這改變讓人覺得很窩心,至少他知道我在意的事,為了讓我安心,讓我有法子能時刻聯絡到他。

撥號完沒一會兒,電話裡就傳來等待的鈴聲,看來他去的地方能收到訊號,我應該不至於找不到人才是。

鈴響了好久,在沒人接通後自動地轉到語音信箱裡,我直覺地掛斷再撥了一次,這次沒多久就接通了,我連忙對著電話喊了幾聲。

「小哥?你聽得到嗎?」

「嗯。」話不疾不徐地從電話裡傳來,隱約間可聽見四周的其他聲音。

簡潔明瞭的回答,無需再問也知道電話的另一頭是他。

我輕咳了聲,開口再問:「你現在方便說話嗎?」

「嗯。」

這回應令我愣了下,直覺低頭地看了眼手錶上的時間。十一點二十三分,這種時候若不是在趕路,就是在忙著倒斗的事,要有其他時間做自己的事,算很意外。

為了確認,我拉長耳仔細聽著電話另一頭的聲音,除了悶油瓶的的呼吸聲,隱約還能聽見不小的風聲,以及路人在行走的腳步聲。

果真在趕路,這種時候,他隊上的人同意他說私人電話嗎?不怕他耽誤行程?

我猜想著,再問:「這次的活還容易嗎?你們正在走往別的地方吧?」

「沒。」沒等我想出什麼,悶油瓶以快速地回答。

我眉頭一皺。「沒?」什麼意思?是沒在趕路還是活很簡單?

「正在上山,去吃飯。」

「……」上山?吃飯?什麼意思?

而且話還說得有點喘,不是趕路那就是單純跑了?

他不是為了幫忙,接了倒斗的活嗎?那該是在地底下才對,還是頭一回聽到得去山上盜墓。有哪個君主的墓蓋在山上嗎?

而且他不是上山偷東西,而是去吃飯?

我納悶地想著,不解地抓抓頭。「我有點聽不太懂,你剛說的是什麼意思?你沒準備乾糧在身上嗎?不然怎還特地跑出來吃飯?」

還以為詢問過後,悶油瓶會像方才那般快速地回答,可這次等了又等,就是沒等到他開口,靜默快一分鐘後,他才緩緩道:「來爬山。早上爬上來,下午爬下山。」

「……」爬山……現在知道他為何會喘了。

只是他不是去工作嗎?怎突然跑去爬山了?還是說……

這一次,換我陷入沈默,想著他說的話和出發前的怪異舉動,我嘆了口氣。「結果你出去不是為了工作,只是去爬山?」就為了不想我幫他過生日?

「嗯。」他回應的速度恢復正常。

現在算是知道他去了哪,可就不知該不該為了他的欺騙而生氣。

不過用另一種角度來解釋,他的欺瞞是為了不想我幫他慶生,或許這能說是情有可原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湘已(晰) 的頭像
湘已(晰)

腐無限擴延

湘已(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