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痛得拉回思緒,不悅地再瞪了瞪他。「我能不記著嗎?不然也不會答應你接下這官差的活。只是……這活也不好做,透過你的人情討到這工作,可你不知道,裡面可有不少人想踢我走,就為了替他們的親人爭取機會。要不是看在你的份上,我還真想辭去不做,省得看別人臉色。」

「有這事?要不我去說說,看能不能替你換個地方?」

我連忙朝他搖頭拒絕。「別,你還是什麼也別做,那些人就是不高興我透過關係得到這差事,你要是再繼續幫我說些什麼,到別的地方我也好過不到哪。」

解雨臣哈哈大笑。「行,一切都聽你的。」

收起銀票,我再和小花聊了一會的家常話,才離開當鋪返家。

當我離開時也已是午時,我想起在家中等待的悶油瓶,加快腳步地往欲去的方向走。

早上悶油瓶因為疼痛難受的關係,沒吃什麼就回房歇息了,中午得讓他吃得豐盛些,還得再去買些藥。

到藥鋪前,我已先盤算好該買些什麼,不料我才走到店門口,猛地瞧見我的死對頭小郭也在裡頭。

娘的,這也太巧了吧?

我連忙再躲到一旁,與昨天同樣的地方,偷聽他們的對話。

這不聽還好,一聽,我開始後悔方才拒絕小花的幫忙。

「掌櫃的,你確定昨天只有那傢伙來這買藥嗎?」

「是,昨天就只有那位差爺來這買藥,您們的人受傷,不方便來,所以才替他跑這趟。」

「哼,我就知道這傢伙有問題,算是讓我給抓到了!」

剩下的話他在嘴邊念著,我沒能聽得清楚,只知道他沒再和掌櫃說些什麼就直接離開。

抓到……是指抓到我的把柄吧?

可我不過就來買個藥,能懷疑什麼?再說,也沒人看見我救了悶油瓶,就算想以買藥來誣陷我是同夥,也沒這麼容易。

雖如此,我還是不太放心地想著可能碰上的事,心裡多少有些擔心。

狗日的,那傢伙真要找麻煩就來,我不怕他,大不了順他們的意,不做這官兵!

我拿出一千兩銀票,買了好幾天份的藥後立即離開,路上除了買吃的,沒敢逗留其他地方立即返家。

也不知悶油瓶是不是早算好我這時回來,在我開門進入時,發現他已坐在廳內的桌旁,貌似就在那等我。

「小哥,你什麼時候起來的?怎不多躺著休息?」我開口問著,同時把買來的東西全放到桌上。

「剛起來。多躺沒什麼幫助,就不躺了。」

我正解開包著食物的油紙包,聽這話忍不住停頓了下,抬眸睇了他一眼。

沒幫助?難道得一直動著,冒撕裂傷口的風險才叫有幫助?

拿出碗筷,我直接放在悶油瓶面前。「小哥,你的傷得按時吃藥,還是先吃飯吧,我這就去替你熬藥。」

沒等他回應,我立即到廚房忙活,也沒心思再想其他事,等熬好藥出來,悶油瓶也已吃完飯,仍坐在桌旁等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湘已(晰) 的頭像
湘已(晰)

腐無限擴延

湘已(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