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藺晨的歸宿

 

『有你足以,頂得過十個大夫。』

這話,是他對藺晨說的,也為了這句話,為了保住他,藺晨可說是用盡心思,只為了能讓他多活些日子,和對他做的承諾。

自十二年前替他解了火寒奇毒後,也就知道他的身體開始和以往不同,不過只要自己在他身邊一天,就能保他無礙地活下去,只是,這想法在他返回京城後,漸漸地開始有了改變。

「你答應過我,這件事完成後即刻與我離開,怎麼?現在出爾反爾了?」聽見他又要在這待上些許時間,藺晨不免有些惱怒他的決定。

看著他雖生氣,可又不忘替自己把脈診治的模樣,梅長蘇克制不住地揚起嘴角,露出抹笑。「不算出爾反爾,等事情解決後我的確會隨你離開,我現在還是這麼說。」

「那你還說要在這多待一、二個月?」一頓,抬眸看見他臉上的笑,氣得收手輕拍了下桌子。「你還笑?你難道看不出我現在很生氣嗎?」

「看得出來啊。」說著,梅長蘇拿起桌上剛熱好的久欲喝下,可才碰到酒杯,手就被人給用力拍下。

「這是我的,不是你的。你的那碗還不快喝下?」

看著那生氣的臉,梅長蘇再笑了笑。「是、是,我喝就是。」

藺晨看著他一鼓作氣將藥給喝完,內心鬆了口氣,可心裡的怒火並未因他的順從而消停,反而更氣腦他的堅持。

他喝下手中的酒,平緩情緒後,才開口追問。「你要多留些時間我沒意見,可至少得給我個理由,能說服我的理由。」

梅長蘇睇了他一眼,便將視線落在屋外的景致上。「雖說現在一切都步入軌道,可也是這時候更需要多加注意,朝政未穩,一個不小心都可能付之一炬。」

「你這話說給別人聽或許還行,說給我聽那就免了,破綻百出,讓我怎麼相信你?」惱怒說完,藺晨又替自己倒了杯酒。

他不是個喜好喝酒的人,可現在他只能以此來削減心裡的怒火,不然他無法保證不會直接強行把人帶走。

見他似是真動怒了,梅長蘇替他將空了的酒杯再斟滿。「我算盡一切就為了將他推為皇位,眼看就剩下這一步了,我自然會想等一切都確認後,在啟程離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湘已(晰) 的頭像
湘已(晰)

腐無限擴延

湘已(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