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什麼?我在問你話。」胖子用力拍了我一下。

我再次回神,尷尬地笑著隨便找了個藉口。「我當時有事外出不在,所以……真抱歉啊。」

胖子不太介意地揮了下手。「算了,也沒什麼,不算太重要的活,結束後分到的東西也不多,只不過是想能給你店裡添幾個骨董。」

「那次拿不到,至少這次分到不少東西。」我隨口回應,下意識看了眼身旁的悶油瓶,見他雙眼直視前方,對我們的談話似乎沒有太大興趣。

說來,他這次找上門時,也帶了幾樣不知從哪拿來的古物給我,就像一般賣主那樣,讓我展示販賣,只不過他沒收我任何錢。

算是因為愧疚而有的補償嗎?還是拿來當作找我的藉口?

又或者,如果不找些理由,他不知道該怎麼來見我?

若真是如此,當初又為何把我給趕走?

想把我給甩了,讓我無法找到他,這些他都做到了,但就在我徹底絕望放棄時,他反主動地找上門,無聲無息地出現在我面前,讓我頓時間不知該如何反應,更不懂他究竟打算如何。

「這只是為了彌補嗎?」突然,我冒出了這句話。

悶油瓶聽見了我的質問,雖沒轉頭看我,但動作明顯停頓了下,而後才又繼續往前走。

這代表什麼?不肯回答?還是想當作沒聽見?

我沒逼問他,安靜地又等了好幾分鐘。就在我以為得不到回應時,悶油瓶突然用力握了下我手臂,低聲道:「抱歉。」

我愣了下,轉頭看他。

抱歉?就這樣?

分開五年的時間,就換來他的這句話?

莫名地,我因這話而感到有些生氣,放開攙扶他的手。「就這句夠嗎?你知道我要的不只是這句話吧?」真正的原因,任何解釋都行,只要給我個理由,無論是什麼我都會接受。但……我卻什麼也沒聽見。

不知是無法解釋還是不願去說,悶油瓶沉默著沒再說半句話,我也沒再追問,就這麼和他繼續趕路。

忍耐到極限就是現在這樣吧?

心裡的話忍不住脫口而出,還把隱忍五年多的怒氣發洩出來,可在這之前的那兩個禮拜,我和悶油瓶竟還能如無事一般地相處在一起,回想起來都覺得意外。

為了能提早離開這個地方,我們多走了兩個小時的路才停下紮營過夜,依照最先的安排,分兩批輪流守夜,每人平均能睡三個多小時,不太能夠睡飽,可在這地方也算足夠。

吃過晚飯後,我守第一批地就定位置坐著,悶油瓶和胖子屬第二批。

胖子吃過飯後沒多久就睡著了,因為仍擔心著悶油瓶,我轉頭往他的方向看去,發現他還沒打算睡的樣子,反突然來到我身旁坐下。

還以為我氣他氣得不想再和他說話,可他一主動接近我,什麼堅持就像自動消失般不見,更忍不住地開口先說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湘已(晰) 的頭像
湘已(晰)

腐無限擴延

湘已(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