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覺得無聊嗎?不會想出去找點什麼事情做嗎?」

在一個平常的日子裡,鮮少來此的小花突然出現在眼前,一來就衝著人說些摸不著頭緒的話,如果不是他太無聊,那便是他找到了什麼事想看我笑話。

我納悶地看著他一會,反問:「我就在我的店裡做事,這還不夠嗎?」

「你是說坐在店裡,專職發呆嗎?」

「……」我雙手環胸,開始有點不太耐煩。「在店裡愛做什麼是我的事,你要看不過去就別來。」說完,我還白了他一眼。

對於我的不悅,小花似乎不受影響,反滿面笑容地走至展示架旁,拿起架上放著乾隆御璽的木盒觀看。「這東西是他拿來的吧?」

我下意識朝門外看了眼,抿唇不回應這問題。話裡的他不用想也知道是說誰,不過我不會承認就是了。

只是想來也怪,有時我也會想,悶油瓶是哪來的耐性,一早開店沒多久,他就坐到門外的椅子上,一坐就是整天,完全沒見他有想起身走動的意思,更看不出有厭煩的跡象,或許哪天店裡發生大火,他可能才會想爬起來逃跑吧?

又或者他想反正有人滅火,不刻意逃也無所謂?

沒等到答案,小花也開始在店裡四處亂看,我沒理會他地自顧整理起桌上的帳單,偶爾不時停下動作,偷偷往他的方向看,猜想他來此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無緣無故的跑來找我,這事情從來沒發生,又或者該說,他絕不會無事的跑來,會出現肯定有原因。

在他幾乎把店裏繞過一遍後,我猛地站起身,直接來到他面前。

「你到底來做什麼?」

小花放下手上的畫卷,抬頭看了我一會,才又露出笑容。「相信我,你會感激我今天出現的。」

「你出現有什麼好感激的?」

「感激我提醒你,讓你出門找點事情做,間接避開你不想碰到的事。」

我一聽一臉疑惑。「有什麼事我不想碰見?」

「你家裡的事啊。」他說。

「我家?」我越聽越覺不對勁,皺眉後不解地追問:「你是說,我家出了什麼事嗎?」

「你家沒出事,是你老爹有事要你做。」

「……他要我做什麼?」有話不直接說,不停在那繞圈子。

「他──」小花開口才要再說下去,突然間,門外走來一名彪形大漢,迅速朝店內看了一眼,轉頭就朝門外喊:「三爺,是這間店嗎?」

「這裡除了這間古董店,還有第二間嗎?」

熟悉的聲音一出,我愣了下,直覺就想往店門外衝,但才跨出一步,小花立即將我拉住。

我狐疑地看向他,還沒開口問,就見他嘆了口氣,遺憾地搖搖頭。

「沒想到還是來不及。」

「什麼來不及?」我一問完,熟悉的身影也從門外走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湘已(晰) 的頭像
湘已(晰)

腐無限擴延

湘已(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