悶油瓶緩緩抬頭望向三叔,只見他在看了一眼後,什麼話也沒說地從椅子上站起身,直接就往二樓方向走去。

「哎!等、等等!」三叔連忙抓住他手臂。「怎麼?你不願意嗎?」連酬勞多少也不想問?

悶油瓶使勁抽回被抓住的手,冷冷地丟下一句。「我聽他的。」說完,動作極快地閃身走上樓。

看著他迅速離開的背影,三叔呆愣地不知該如何反應,就這麼站在原處持續看著早沒人的樓梯。

瞧見他這模樣,我忍俊不住地露出抹笑。

不枉我平日如此盡心盡力地照顧悶油瓶,在這緊要關頭還能讓他配合我,也算不錯了。

見三叔仍沒反應過來,我忍著笑意來到他身旁。「三叔,你改變心意了嗎?是不是能讓我跟了?」

三叔轉頭看向我,臉上仍有著些許不悅。「行,我讓你跟,但先說好,你的錢是最少的,東西也沒你的份。」

「行、行,只要讓我去,什麼條件都依你。」反正悶油瓶的錢到最後也會來到我這,盜出的古董也不例外,所以拿少點我能接受,不拿酬勞我也願意。

「那好,後天出發,凌晨六點在城外的巴士站等,我會帶人來接你們。」

「沒問題,我們會準時到。」我笑著回答,在沉寂一段時間後,總算又有能外出倒斗的機會了。

比起在古墓裡的刺激生活,我還是比較嚮往平靜日子,可平淡日子過久了,還是得有些不一樣的事情可做才是,至少不怕某人悶壞。

事情談完,還以為三叔會像以前那樣立即離開,可在來到門前時,三叔突然停下腳步,轉身面露嚴肅地看著我。

「你跟他……」

我聞言一怔,也立即明白他問的是誰。

從告知真相到現在也有將近半年時間,難道三叔還是無法接受我和悶油瓶在一起的事實?

老家的爹娘不接受我能理解,自己唯一兒子不選女人反喜歡男人,說什麼都很難相信。可三叔應該不同才對,畢竟是他的關係我才能認識悶油瓶,進而發展出之後的一切,於情於理,他都會是最接受我們的人才對,可怎麼現在突然問起?

難道不是我所想的那樣?

「他和你一塊生活我沒意見,你們倆要有其他事情的產生,我也不會反對,只是……你想清楚了嗎?」

我眉頭一皺。「我?」

「你對他的心意我明白,可他呢?他對你也是如此嗎?」

我再一愣,直覺地擠笑道:「他當然也是了……」

「是嗎?不是只因為在這有吃有住,還有人照料一切?」

頓時間,我被問得啞口無言,即使腦中閃過許多悶油瓶也愛我的理由,卻無法坦然地說出口,彷彿那些理由在此時全成了自我欺騙的藉口。

三叔見我沉默著遲遲未開口,他也不打算再追問,只嘆了口氣。「我不像你爹那樣死腦筋,可我也有我的堅持,必須是你們倆彼此都有那份心,如果沒,我也不會讓這件事再繼續下去。」

「繼續?」這話聽得我一頭霧水,直覺就問:「三叔,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

「我沒誤會什麼,總之……先這樣,後天出發,記著別遲到了。」說完,不讓我再有問話的機會,隨即轉身離開。

這算是下最後通牒嗎?還是想警告我什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湘已(晰) 的頭像
湘已(晰)

腐無限擴延

湘已(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