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左思右想,就是想不出這警告的目的為何。只因為懷疑我和悶油瓶的這段感情嗎?

可站在三叔的立場來說,比起懷疑感情的真實性,他想的應該是該如何讓我打消念頭,從此放棄和悶油瓶在一起才對,不該是擔心我們倆的感情真偽。

怎麼想都覺得事情不單純,肯定有蹊蹺。

也許是太過在意這件事,我不停想著三叔所說的話,在店裡又多待了好幾個小時,連王盟幾時離開都沒注意到。

看著被關上的店門,我撇撇嘴,關上燈後就直接上樓。

多虧王盟還能注意到我恍神發呆,自動地將所有東西給打點好,讓我不需再特地關店。

也真難得他還有這細心的一面。

一上樓,我直覺就找著悶油瓶的身影,可能現在時間也不早的關係,悶油瓶已上床先行入睡。

還以為他會等到我回來才睡,問問這次任務他需不需要出面。不過仔細一想,這也不是多急的事,去或不去對他來說都沒差,幾乎將決定權全交給我。

就這件事情來看,他絕對有將我放在他的心裡,不然不會如此。

想著,我突然感到有些小小的驕傲,這可不能再說只有我單方面的感情吧?

替他打點所有的事、做任何決定、和那不能讓外人所知的親密行為,除了伴侶的身分可就找不出任何理由來解釋。

只是,三叔似乎不這麼認為,不然也不會說出那些話,懷疑從頭到尾都是我在自作多情。

走進房後,我直覺地看向躺在床上熟睡的悶油瓶,腦海中不住地再浮現出三叔離去前所說的話。

悶油瓶本就不太在意任何事,個性隨興,對熟識的人所做的安排大多接受,而這時候恰巧我又特別在意他,還主動說要照料他的生活,之後更發展出感情,怎麼看都像是我在一頭熱。

不過很意外,除了反對,三叔竟會以為我和悶油瓶的感情是假,該不會是想用此來改變我的心,讓我打消念頭和悶油瓶分開?

如果是就更麻煩了,老爹到現在都還反對這件事,如果三叔也對這件事也有意見,之後可能會更麻煩。但如果只是單純誤會……

不行,還是得找機會把話給說清楚,至少不能讓三叔再這麼誤會下去,繼續以為是我……

想著,我不自覺又看了眼床上的悶油瓶。

即使悶油瓶從未對這段感情說些什麼,卻也不會讓我有所懷疑,可如果是他聽見三叔這麼說,不知道他會不會一反常態做些回應。

如果會,我還真想聽聽他會怎麼說。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天聽三叔所說,今天這該只是個普通的活才對,可打從進到這墓之後,怪事不停發生,就連粽子都不知看了有幾個,現在路才走了一半,肯定還沒完,而偏偏又不只有這個麻煩物,還有一堆為了防止盜墓賊所設下的陷阱,剛才我一個不注意,差點就摔進深不見底的陷阱,幸好悶油瓶早一步拉住我,才沒真的摔下。

「天真,你還是小心點,別不小心又摔進洞裡去。」一旁,胖子戲謔地朝我笑道。

疲累之中,我不悅地瞪了胖子一眼,想說什麼卻也無法反駁地繼續趕路,腦中不停想著三叔所說擺放陪葬物的墓室究竟到了沒。

如果到了還能趁機休息一下,順便查探悶油瓶現在的狀況……

順著隊伍往前走的同時,我抬頭不停往前打探,希望能看到在前方領路的悶油瓶。

剛才他伸手將我從地底拉上來時,地洞邊突然噴出了不知名的粉末,悶油瓶第一時間用手摀住我口鼻,以身護住我不讓我吸食到粉末,可他自己卻吸了不少,就不知道他會不會有事。

那些粉末會不會有毒?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腐無限擴延

湘已(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