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起剛才跌落地洞的那一刻,我身子不住地抖了下,害怕的感覺再次侵襲而來。

狗日的,現在才有點後悔,早知道就別死皮賴臉硬要跟來,現在倒好,任務還沒完成反倒害了悶油瓶,就希望他沒事。

想著,我不安地快步往前走,想趕到悶油瓶身旁,確認他現在狀況是好是壞。

就在這時,走在我身旁的胖子突然將我拉住。「慢著,你想去哪?又想搶快嗎?」

「你胡扯啥!」我縮手揮開他。「這裡的陷阱都不簡單,剛才小哥救我時好像就讓不知名的粉末給噴到,我怕那粉有毒,所以想去看看他現在狀況如何。」

「有毒的話早發作倒地不起吧?哪還會走上好幾個小時都沒事。我看你還是在後頭慢慢走就好,省得又出什麼差錯,還讓人費心救你。」說完,胖子還大笑了好幾聲。

我惱火地再瞪了他好幾眼。「他娘的,剛才那件事可不完全是我的錯,如果不是那群人搶著閃粽子過盜洞,我也不會被擠到陷阱旁。」

「那是一回事,明知道那裏有陷阱還是摔下去,就又是另外一回事。說到底就是笨才會發生這種事,你瞧有誰跟你一樣?」

「去你的,待會就別讓我看到你掉進陷阱,我一定第一個恥笑你。」我不住地大罵,可也下意識地放慢腳步,就怕讓他給說中。

胖子再次大笑。「胖爺我能力可不差,你還是先擔心你自己吧。」

我聽著雖有不甘,卻也不想再多說什麼。誰讓我剛才失足掉進陷阱,讓人有把柄回嘴,現在只能先趕路,等到了墓室再找機會去關心悶油瓶。

從進來這後到現在也有二十幾天的時間,可能是三叔低估這座墓的困難度,進來後的天數比他最初預估多了好幾天,為了不想再耽誤時間,後面幾乎沒什麼休息時間,只要發現前方的路不太危險,就會沒停歇地繼續趕路。

「走了這麼久,總算快到目的地了,等會一定要挑個值錢的東西,說什麼都不能虧了。」

趕路的同時,走在前方的隊友為打發時間邊走邊聊天。

看來來此的都是為了能自己挑選陪葬物,運氣若好,拿到的可要比現金酬勞還多上好幾倍。

為此胖子也趕到前頭,就怕讓別人給捷足先登,早一步拿走值錢東西。

看著眼前兩人的背影,我不太在意地繼續跟在後頭,反正三叔說了沒我的份,何況還有悶油瓶在,他眼力極好,動作也會,再值錢的東西他定有法子早一步出手,根本無須擔心。

我在後頭邊走著,無意間聽見了前方兩人的對話。

「是啊,雖說這次的酬勞本就不差,可這趟活也不輕鬆,瞧瞧那張小哥就是,再厲害也躲不了陷阱的毒害,能不能活著出去都不知道。」

中毒!?悶油瓶!?

我衝上前拉住剛才說話的人,錯愕問:「楊大哥,你剛才說什麼?小、張起靈中毒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湘已(晰) 的頭像
湘已(晰)

腐無限擴延

湘已(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