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起身走至他身旁,並朝房門的地方比了下。「那是我的臥房,你若不嫌棄,就在那休息吧?在這的這段時間就由我來打點一切,還請安心住下。」

悶油瓶瞧了瞧就在一旁的臥房,毫不猶豫地站起身,摀著傷口要走進房內。

我連忙上前攙扶他,可能傷口真的太深,他每一步走得緩慢,在床沿旁坐下時還面露痛苦模樣。

也難怪他這麼難受,流的血可不少,即使上了藥也沒這麼快見效。

「雖然上過藥,可我想應該還不夠……」我低聲說著,見他才包紮完的腹部又開始滲血,忍不住擔心起來。「我去替你抓點喝的藥,順便再買些好點的金創藥,兩者並用或許能讓你好得快一些。」怕他無法安心休息,我拿出放在房裡的所有錢,沒再多說地立即離開屋內。

走在路上,我回想才發生的所有事,除了感到意外也有些不敢相信,怎麼也沒想到會出手相救僅一面之緣的盜匪。

昨日算是和他真正的面對面,但在這之前,我其實看過幾次他,只不過先前幾次是在他盜取皇室墓後,前去追捕他而看到他離去的背影,當時抓他的人不少,我身在其中,他肯定不會注意到我。

只是說來也怪,我與他並不相識,在這前提下他怎會突然出面救我?

是因為看不過去嗎?還是他只許城裡僅有他一個小偷,不想讓其他人搶去他的風采?

一路上,我不停猜想著悶油瓶救我的各種可能,在不知不覺中已來到藥舖附近。

就在快接近大門時,忽地,我眼角瞥見一名總愛找我麻煩的官兵早我一步進入店內。

我直覺閃身躲進屋旁的窄巷內,透過牆上半開的窗往店內看去。

這傢伙在當值的時候跑來這,無須想也知道他是來此事為了打探消息。只是……又能打探到什麼?

「掌櫃的,找你問件事,有沒有個受傷的人來這抓藥啊?」

「受傷?來我這抓藥的哪個無病無痛啊?不知官爺想問的是誰?」

「就是他。」官差拿出一張張貼在城裡各處的人物像,平放在桌面上。「就是他,這個人有沒有來過這?」

掌櫃低頭看了看畫中的人物,訝道:「這不就是被通緝的盜匪嗎?我沒見過他,是說,他受傷了?」

「他讓我們兄弟給傷了。掌櫃你記著,要是看見這傢伙上門買藥,立刻上衙門通知我們,知道嗎?」

掌櫃點頭如搗蒜。「知道、知道,官爺您放心,看見他我一定即刻向您稟報。」

交代完,官差隨即轉身離開前往別處,我等他離開店走遠了,這才放心地出來,進藥鋪辦我的正事。

說來諷刺,我在衙門裡當官兵也有將近一年的時間,但與我相識且熟悉的卻沒幾個,大多是點頭之交,勉強也只能記住幾個人名,像剛才那位總愛找我麻煩,因此我知道他姓啥,該如何稱呼。

與他熟識的都稱他為小郭,在一堆人裡,他也愛出風頭,只要有機會能出面當頭,他一定不會放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湘已(晰) 的頭像
湘已(晰)

腐無限擴延

湘已(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